安庆数百人在宁波从事“资本运作”醒悟后无颜回老家漂泊异乡

导读: 为了参加所谓的资本运作发大财,许多参与传销人员卖房甚至借来高利贷投钱。当他们幡然醒悟后,却因为被骗的钱要不回来,只能漂在陌生的城市,有家不能回。记者日前获悉,我省望江县有近400人就因此在浙江宁波漂泊。 望江近400人漂泊异乡 中国民间反传销第一
  为了参加所谓的“资本运作”发大财,许多参与传销人员卖房甚至借来高利贷投钱。当他们幡然醒悟后,却因为被骗的钱要不回来,只能漂在陌生的城市,有家不能回。记者日前获悉,我省望江县有近400人就因此在浙江宁波漂泊。
  望江近400人漂泊异乡
  “中国民间反传销第一人”李旭一直奔波在拯救传销受害者的一线。5月7日,记者联系李旭时,他正为一群漂泊在外的安徽老乡发愁。“这些人全部来自望江县,大概有近400人,主要来自当地5个家族。他们陆续被骗到宁波从事‘资本运作’,现在都意识到陷入了传销骗局。”李旭告诉记者,可是,这些醒悟过来的传销受害者宁愿在宁波漂着,也不愿意回老家。
  李旭说,这些人之所以醒悟过来,与一个新晋的传销女老总有关,这名女老总姓陆。
  记者随后联系上了陆女士,她告诉记者,她还在宁波慈溪。“近400名受害者中,我们家族大概有60多个人。”陆女士说道,“你不知道,我们这么多人有的卖了房子、车子,有的借了高利贷,已经回不去了。”
  她将亲朋好友都拉进来
  陆女士说,她之前在望江老家做化妆品生意。2012年4月份,表哥专程从江苏镇江来看她。“表哥姓曹,那时他开着一辆奥迪A6来看我,他手上全是首饰,金灿灿的。”陆女士说,“表哥说他在镇江做大生意,他来就是劝我入伙的。他一直在说,这个生意保证不违法,保证能赚钱。”陆女士听完后,跟着表哥一起到了镇江。
  到了镇江后,她发现表哥的一些亲戚也被其劝来做“大生意”。这种生意号称“资本运作”,投资69800元,几年后能赚1040万, “1040工程”。也叫“当时我没钱,表哥就借了我3万,我给他打了借条,是一分的利息。”陆女士说,她随后把姐姐姐夫等亲朋好友,以及老公的亲戚朋友都拉过来了。“我做得非常辛苦,到去年10月份,我就做足了29个份额,可以上总了。”
  “老总大会”后认清骗局
  陆女士说,在她加入传销组织后第三天,在老家的父亲被查出了癌症。“当时我跟爸爸说我在做大生意,每天赚1万多。我想着尽快做成这个大生意,好拿这一千多万救我爸。”
  今年3月27日,陆女士的老总身份获传销组织认定,随后被派往海南参加“大会”。“当时一听讲去海南,我的手下简直羡慕死了。”陆女士说,到了海南,她的手机被收走了,她还发现这个“大会”在圈子内被称为“揭谎会”。
  “揭谎就是揭开传销组织的本质,因为我们是老总了,可以了解本质了。”陆女士说,“大头目跟我们讲,这个行业其实就是拉人头,赚下线的钱。让我们牢记两个字,就是‘保密’,保住拉人头这个秘密。他说,‘保密’两个字一个字值五百万,老总谁泄露诛灭谁九族。”
  陆女士说,她这才认识到原来所谓的“资本运作”竟然是个骗局。“会后,我跟望江的另外两个新晋老总商量怎么办?一个说,他年岁大了,只有闭着眼睛往前走。另一个说他想退出来。”
  拿不回被骗的钱就不走
  陆女士离开海南时,才拿回自己的手机,手机上全是老家人打的电话。原来,她的父亲已经在弥留之际。4月14日,陆女士的父亲去世,可她却不在身边。“我回到宁波慈溪后,把手下的人全部召集起来,跟他们说了内幕。我手下的人当时都蒙了,他们从老家过来时,有的卖了房子,有的还借了高利贷。”陆女士说,“后来我们把内幕也告诉给了来自望江县的其他人,大家都炸锅了。”
  陆女士随后报了警,当地警方也抓了一些传销头目。可是,受害者们并没有回到故乡。“我们被骗的钱拿不回来,让我们怎么面对家乡父老啊。”陆女士说,他们期望能讨回一些被骗的钱。



中安在线-新安晚报

展开全文

最新文章